喝特仑苏长大的喻文州

凰之,一个流水账文手,幸识你♡
QQ扩列小窗,不躺就行
随缘写文,欢迎观看,啥坑都可能
接受意见,拒绝ky,授权评论或者私信
一般不写点梗致歉,单纯小可爱不写车

 

    雨村的雨还是稀里哗啦地下,王胖子像个老爷子似的拿着把蒲扇坐在屋檐下乘凉。
     或许是因为真的上了年纪,胖子也变得爱唠叨,有事没事就感叹以前的事,还拽着吴邪一起感叹。
     “可得了吧你!”吴邪嫌弃着他,但每次胖子拉着他感叹的时候他也没有拒绝过。
     “人老了,就总想起年轻时的神勇。你胖爷我当年也是个大人物!”胖子笑着,转过头去撩逗那边在捣鼓炉子做饭的人:“你说是吧小哥?”
     张起灵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没意思啊。”得不到回应的胖子嘀咕一句,走过去搭着吴邪的肩膀:“让胖爷我看看今晚吃什么呢!”
     “喂死胖子!你别动!再动你就自己来!”吴邪大叫。
    
     村子里的人很快也习惯了从城里来的这三个人,特别是那个胖子,那胖子没事就四处串门找人搭搭话,没一会就熟起来了。邻里四周也听惯了那座小屋里经常传来的打闹调笑。
      张起灵也还是那副样子,话不多,但好歹也不是谁都不理的样子,有热情的村民给他打招呼,他也会点头致意。不久后,周围的人也喜欢上这个看着冷冰冰的帅小伙了。
       吴邪一直都是一副忙碌的样子,实际上也只是忙着些家务活,天知道照顾小哥这个生活九级残障还有一个王胖子有多辛苦。不过最近张起灵也学着做饭了,吴邪才松了口气,也学着胖子出去浪浪。
        “可惜啊,也就剩下这半辈子咯!”王胖子感叹着,如同一个垂暮老人感叹人生苦短。
        这次吴邪没有呛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是啊,干我们这一行,每一天都可能是最后一天,总感觉这日子,还没过够。”
        他们这些人,淘了大半辈子沙倒过无数的斗,无论是墓气侵蚀还是对身体和精神上的负担都是不可想象的。特别是还经历了那些事。
        那些过了这么久,也没人能够轻描淡写地去回想的事。
        很多事情,是时光无法洗净的,人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烙印。
        夜已过半,聒噪的蝉偶尔还会叫几声。身边的胖子嘀咕着梦话。仔细一听却是在叫云彩的名字。胖子现在偶尔也会调戏调戏小姑娘,吴邪还劝过他趁现在还没老个透赶紧找个媳妇好好过吧。没想到,还是放不下。
        张起灵早已入眠,呼吸声轻轻的像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一般。吴邪看向窗外,薄雾浓云遮了大半个月亮,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可能是胖子天天在他耳边念叨以前,他也久违的,回想起了那十年间的事情。
        真不是什么美好经历啊。吴邪暗叹,阖了双眼。

        时光荏苒,终于,时间没有给他们这些人太多恩赐。胖子是第一个走的,他年纪本来就不小了,还折腾了那么些日子,也没有太多的欢愉体验了。
        胖子平时话不少,但是最后留下的却不多,统共两句:把他葬到巴乃。要天真和小哥好好活。
        或许是见多了生死别离,吴邪并没有什么崩溃的情绪,但是出殡那天,眼看着棺材被推入了火化室,他的眼泪已经控制不住了。一个中年男人靠着墙,捂着眼,眼泪不住地从指缝间流下。
       多年来生死与共不离不弃的兄弟,走了。
        张起灵看着火化室,一向无喜无悲的脸上,似乎也现出了一丝沉痛的意味。
        他们闯过了多少鬼门关,逆了多少生死劫,最后败给的,是时间。
        原来现在的他们在死亡面前,也不一定能够那么从容体面。
        后来胖子如愿被葬在云南巴乃,在他心爱的姑娘附近。
        这一世,他终生未娶。

        胖子去了,吴邪和张起灵照样过着日子,虽然总会感觉空虚了不少,但好日子不长,也没空天天在悲春伤秋。
        没了胖子调侃叨磕,吴邪觉得无聊,也就只能拉着张起灵唠嗑。虽说是个闷油瓶,但只要能听就可以了。吴邪的要求很低。只要偶尔他能点点头,或者嗯一声,就可以了。
        此外,岁月依旧静好。
     
        村里又是一场丧事,四周的村民依旧感慨着,绕着路。他们看着这个独自扶灵的小伙子,时间的无情对他毫无影响,他来时怎样,现在还是怎样,相似的可怕,像是从未变老。
        但是他身边的人已经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那热闹的屋子里,终究只剩下孤寂。
       村外,有三个穿着黑衣的人在等着,看到张起灵,他们挥了挥手。
       张起灵看着他,似乎在询问。
       “我们,来给吴邪送行。”说话的人看上去也是一把年纪了,但还是能看出他年轻时一定长了副能够祸害万千少女的皮囊。他旁边还有一个身材娇小的长发女子,隐约的能看出当年古怪精灵的小丫头的影子。
        还有……张起灵看向那个人,他有印象,当年,他去吴邪店里道别。
        “我也……来给老板送行的。”王盟说。
        张起灵点头:“走吧。”

        雨打在屋檐上的嘀嗒声依旧,倾盆大雨泻下在铺下厚重的水帘。张起灵看着,如同当你的吴邪和胖子一样,感叹着当初。他也不知道这种情绪从何而来,就是莫名其妙地就想感叹。
        他侧过脸,一边的玻璃窗户映出他的影子,不知道何时,他的脸上也布上了一点岁月的痕迹。
        “我也老了啊。”

                                                    文/凰之
本来还想写一些酸不拉几的话,但是想想这并不适合小哥,虽然这满屏ooc,但是,大概,到这里就够了吧。是最好的结局了。

放上一年的图,新年快乐!!
底图下有水印啦!!
侵删!!

惊喜

          “黄少你信我,你明天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在黄少天生日的前一天,卢瀚文小朋友这么说道,周围其他的蓝雨队员也对着他神秘一笑,各自回了房间。
        第二天的黄少天满怀期待地被喻文州蒙上眼罩,被他和宋晓推向了食堂。
        “靠靠靠靠靠!所以这就是你们给我的惊喜吗???”
        黄少天勃然大怒。
        “少天不喜欢吗?”
        “不喜欢!!!”
       “真的扎心了老铁,我们好不容易才准备了这么别出心裁的一个生日蛋糕你居然还不喜欢,哎压力山大。”
       “郑轩你皮痒是不是!!”
       “哎,这可是小卢想出来的点子啊,小卢可失望了,是吧?”
       “对啊,我超失望的!”
      “可是你们这要我怎么喜欢得起来啊!!!”黄少天愤怒地指着那个大蛋糕,上面有个小小的夜雨声烦小公仔举着冰雨在砍一棵树,树的叶子里可以看出一个人猥琐地藏在里面。可以说非常精心细致了。
        “对啊对啊好精致啊!!!你们的队友爱呢!!!”黄少天的咆哮震彻蓝雨。

        “不管怎么说,祝黄少生日快乐啊!”

下一年的冠军是蓝雨的!(来自蓝雨粉的呐喊。

我的剑圣生日快乐,愿你刀锋依旧凌厉,剑锋所指,诅咒随行。

by:凰之

当退役大神进入新世界并打开了直播间……

        “哟西,今天的直播开始了!”
        方士谦打开直播,对着摄像头打了个响指。没一会弹幕就开始渐渐冒泡:

“呀方神开始直播啦!”
“今天玩什么游戏啊方神~”
“我总觉得不会是什么正常的游戏……”

        方士谦摇摇食指:“这个绝对正常,是别人推给我的新游戏,我也才玩了不到两天。”
        这时一个疑似某位弹药大神的ID急哄哄地冒了出来:
        “woc方士谦你要干什么???你不会???”
       方士谦看了眼那弹幕:“不是霸图一枝花?你张佳乐吧?”
        “你怎么知道的???”
        果然就招了……方士谦捂脸,这货咋就那么好诈呢。紧接着弹幕就刷屏了:
       
       “哈哈哈哈哈哈乐式ID!”
       “大师球~”
       “捕捉乐乐一只~乐乐我是你的粉!”
       “乐乐怎么那么闲啊训练完了吗?”
       “乐乐大神推荐的游戏,感觉更不简单了……”

       张佳乐看了居然还回了一句:“你是我的粉那你那么早挤方士谦的直播间干嘛啊?!”
        “好了好了,那现在开始!”方士谦打断了对张佳乐掉马进行吐槽的弹幕刷屏,飞快地点了一个游戏图标。职业选手,哪怕是退役的职业选手,那都是什么样的手速啊,刚才那一下就没有一个人看得清楚,方士谦点了什么。不过很快屏幕上就弹出了一个“腾讯游戏”。

         “腾讯游戏?方神你钱包还好吗??”
         “腾讯游戏有钱也玩不起!”
         “方神三思啊!”

       很快就跳出了很多关心方士谦钱包的弹幕,方士谦看了几眼,颇为难过地回答:“就算没有腾讯游戏我的钱包也很不好。”话毕图像显示一转,大大的“奇迹暖暖”四个字跳了出来,弹幕一片惊叹。

         “wdm……”
         “没想到张佳乐大神的品味……”
         “霸图药丸……”
         “方神你居然玩这么少女的游戏杰西卡知道吗……”
         “啧啧看你们一个两个的品味,霸图微草已经堕落成这样了吗,看来下一届冠军是兴欣的没跑了。”
 
         “不,冠军是轮回的!”

         方士谦看着扶额:“叶修江波涛你们来凑什么热闹……”

         “来看看你今天又要玩什么不正常的游戏。”
         “训练结束了看见前辈直播就顺便来看看。”
         “结果就发现微草药丸,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个做前辈的哪怕退役了也要做个好榜样啊!”

         “叶修你到底是用什么立场说出这句话的!”
        方士谦彻底无语了,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呢!一片欢声笑语间,方士谦已经点进了竞技场。“侦探?这个……嘶,怎么玩来着?”他念叨着开始匹配。“咦?这是什么?”

        “喻文州夫人?”
        “不!喻队是我的!”
        “发现庙粉混入!”

       “喻文州夫人?啧啧喻队你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要是玩个手游都输给你们蓝雨的人我还要不要脸了?”方士谦三下五除二换好装,开始挑战。
 
      “方神牛批!”
      “完爆啊方神厉害!”
       “方神没想到你少女游戏都那么厉害!”
       “6666666”

       这时候一条不和谐的超长弹幕突然跳了出来:
   
       “方士谦你这家伙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蓝雨的人啊不对也不能说是我们蓝雨的人是我们队长的粉虽然我们队长才没有夫人但是方士谦你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这……是黄少吗?”
        “超长句子不打标点,很像!”
        “其实一直想问黄少刷文字泡不打标点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字凑在一堆看上去更恐怖吧……”

       “夜雨声烦不如你烦?是黄少天吧,怎么你也来了。”方士谦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又开始下一场:“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他点下开始:“落花,微雨,这几个词应该跟清纯脱不开关系了,独立那应该要优雅,这风景也挺普通,大概是简约……”
      
         “居然一本正经地分析少女游戏……”
         “这大概就是职业选手的习惯吧……”
         “虽然有些用词很迷……”
         “咱们职业选手大都是宅男啊要求别那么高!”
         “66666”

         “果然赢了,没意思,过关去吧!”方士谦打开了第四章。“泳衣……这个简单,我去看看商城,嗯,还真有!”
 
         “方神666”
        “第二天就到四章也挺厉害了方神……”
        “我刚刚好像看到方神已经V8了……”
        “妈耶又肝又氪!”
        “所以方神你的钱包还好吗……”

        方士谦开了下一关,活动了一下脖子,还回了一句:“我这算什么,张佳乐都V15,收集度百分之八十多快九十的大佬了。”

         “乐神牛批啊!”
         “V15!大佬求带!”
         “乐大佬你钱包还好吗?”
         “恐怖如斯!”
         “震惊!职业大神倾家荡产卖肾氪金少女换装游戏是为何!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敬请收看今晚八点《荣耀联盟那些事》”

         “V15是挺厉害,可还不是一件孔雀东南飞都没出来?”方士谦手指一动:“呐,我昨天才抽到个衣服。”
  
          “疯狂吸欧气!”
          “啊啊啊啊啊啊孔雀东南飞裙子!!!”
          “我毕生的梦想之一啊啊啊啊啊!!!!”
          “我的妈吸吸吸吸吸吸!!!!!”

          “可能运气好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吧!”方士谦说着又过了一关,弹幕刷起一片666,其中夹杂着张佳乐的怒吼:

          “方士谦你丫的友尽!!!!还tm拿运气来刺激我!!!滚滚滚jjc走起!!!”

          “你要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牧师吗?你以前在职业赛场上打我打的还不够吗?我多少次被你各种晃花眼睛糊了屏幕!被你炸掉了多少显卡!被你欺负的多么悲惨!好不容易退役了你还不打算放过我吗?!”方士谦表演的声泪俱下,虽然人人都看到了他往自己眼睛上抹了水。

         “滚呐!!!!!!”

        方士谦看着张佳乐炸毛,很满意地耸了耸肩。“好了,接下来我们来做一个索克萨尔。”

         “!!!!!!!!!!!!!!!!!!”
         “方神要还原索克萨尔!!!”
         “@喻文州@黄少天”
         “黄少出来他要对你的队长上下其手!!”
         “楼上喊什么那条超长感叹号难道不是黄少吗!”

          “嗯就是这样,妖孽的表情。”方士谦却已经下手了,“这浓厚的眼影,女装大佬索克萨尔!”

          “……”
         “楼上那个省略号,文州是你吧?”
          “惊现喻队!?”
          “叶神真相!!”
          “哈哈哈哈哈哈哈方神热闹了!”

          “喻文州?我才不怕他!”方士谦说着又给“索克萨尔”穿上一条长长的性感的黑色露胸长裙,换上卷卷的银发,以及长长的黑色头纱。

          “方神善良……”
          “方神我劝你善良……”
         “方神你这样黄少会给你唱RAP的啊!”
          “方神冷静!!”
          “果然庙药的世仇是从上代开始的……”
          “方神真会玩……”

          “好咯!看这磨人的小妖精,喻队长你在吗?”方士谦在照相功能中各种摆弄他的这个妖孽索,摆上各种配件。
  
           “新手有那么多东西……”
           “果然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变得像你这么强大?”
           “楼上支付宝微信支付功能不封号修改账号服装收集度开挂工具了解一下……”
           “方神你那么强大奇迹暖暖职业联盟你怎么不考虑下出道?”

           “出道?我怎么觉得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这玩意还有职业联盟???”方士谦惊了。

            “奇迹暖暖本没有职业联盟,方神你出个道就有了……”
            “你可以拉张佳乐大神一起,一个负责又肝又氪一个负责又肝又氪又欧!”
            “对对对双神联手一定天下无敌!!”

           “你们这么一说还真挺有道理。”方士谦居然真的开始思考。“那今天的直播就先结束吧,我去思考一下奇迹暖暖职业联盟出道的事情,大家晚安!”

            “不是方神你冷静!!!!”
            “乐乐呢乐乐一句话都还没说!!”
            “我还能说什么我生是霸图人死是霸图鬼荣耀才是我归宿?!!!”
            “啊算了你们开心就好不要管我死活了!!”
            “乐神已经自暴自弃了!!”
 
           一片弹幕海洋刷起来,可才刚铺满屏幕。“咔哒”方士谦已经把直播关了。
          “唔……”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要是真有这种东西还真的新奇。”他眯了下眼睛似乎是思考。“不过,还是觉得荣耀职业联盟更有前途啊。”离开了太久,他也有些怀念。
           “那就开始荣耀吧!”他打开手边的抽屉,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张账号卡。方士谦拿起来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把卡插进了一旁闲置已久的读卡器。“回去好好玩一把吧!让你们见识下治疗之神的强大!”

文/凰之
一个烂尾以及不知所云的ooc,撞梗算我的问题。

穷狗们的江湖缥缈录(1)

1.穷狗联盟的诞生
    
         凰子墨日常打开自己的钱包数钱,突然仰天长叹:“哎,我大武当怎么这么穷啊,我都快没钱学技能了!”
        话音刚落,宫商璟羽率先拔刀:“你们武当好意思哭穷吗!我们华山的地图连地标都修不起!”
        “得了我暗香才是真的穷好嘛!”诉年唰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为了你们武当二师兄,现在饭都吃不起了!”
        这是宫商璟瑶就要起很大的作用了,她慢慢地走过来拉开诉年、凰子墨和宫商璟羽的距离:“你们都别吵啦,明明我们云梦更穷!”
         “……”
        于是后来,江湖中多了一支结义战队,名叫:穷狗联盟。

2.掌门不好啦华山又借钱了
       
        “这下你可以把你头衔摘了吧?”凰子墨看了眼宫商璟羽的头衔“我大华山才最穷”,指了指手中最新版的华山地图:“你们现在可有坐标了。”
        “那是,咱们华山最近又跟你们武当借了点钱花花,就修好咯!”宫商璟羽笑嘻嘻地。
        于是凰子墨就炸了。
        “宫商璟羽!你今天不还钱就别想走!”

3.少林弟子私通妖女
      
        诉年曾经碰到一件很恐怖的事,直到现在她想起来都在瑟瑟发抖。
        一个明媚的午后,诉年在竹林里研究如何砍竹子。
        “石头剪刀——布!”
       诉年被声音吸引过去了,回头一看,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一丈远。这是个震撼人心的画面,号称戒欲四大皆空的少林的一名弟子,竟跟一名头戴兰花,紫色围巾蒙着半张脸,长发如瀑的女子靠在一起,快乐地玩着猜拳。
        被震惊到的诉年站了快半个小时,都快石化了,那边的两人居然还在乐此不疲地玩着。
        后来诉年跟穷狗联盟的其它三人提起此事时,脸上还带着惊恐。不过宫商璟羽却似乎听出了什么,突然仰天爆发一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于是第二天江湖快报头条——
         “震惊!少林弟子竟在江南竹林私通妖女!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据说那天的暗香门派有位长相妖艳的弟子突然发了疯似的大吼:“艹!老子他娘的是男人!!”声音之大传遍了整个暗香,尚还余音绕梁。

4.华山真是个冷死个爹的地方

        那一天的华山大雪纷纷,本就长年积雪的屋顶上更是又积了厚厚的一层雪,路过的华山弟子们偶尔搭话吐息之间也是白雾。上下一白,很美,也更冷了……
        宫商璟羽被冻得差点没死过去,决心不能就她一个人受罪,于是以看华山雪景的名义,约了凰子墨和诉年一起上了华山。
        “嘶——你们华山真是冷死个爹啊!”凰子墨冷得裹紧了山下买的大棉袄,还是抵御不了这如刀寒风。
        “不过这雪景倒是真的美极了!”诉年哆嗦着。“不过是真的冷死个爹……”
       宫商璟羽看着他们俩突然之间得到了安慰:比起这俩抖得发音都破破碎碎的,自己简直潇洒极了啊!
        “这里雪景还不算好看,我带你们去我们齐师兄那里!一边喝酒一边赏雪多好啊!”璟羽打算事情一搞到底。
        凰子墨眼睛“叮”地一亮:  “齐师兄?你们的齐无悔师兄?听闻他那珍藏美酒很多,比黄乐师兄的桃花酿还多,百闻不如一见,快带我去!”
       “雪景雪景!!”诉年也跟着星星眼。
       “好的啊,我现在就带你们去!”宫商璟羽嫣然一笑。
       几柱香后,华山风雪里飘起了两道气急败坏的声音,来自已经冻趴在地上的凰子墨和诉年。
        “宫商璟羽我待会不打死你丫的!!!”

5.自挂东南杆

       凰子墨和诉年可是好不容易才从那地儿爬出来,当然第一个要找宫商璟羽算账。找了好半天,总算找到了坐在雪堆上捏雪球的宫商璟羽。
       “宫商璟羽你过来!我不弄死你!!”凰子墨喝了一声三段轻功飞来就要抓她,宫商璟羽吓得赶紧一个雪球扔出去,凰子墨身形飞快一闪躲过,却不巧地碰到了旁边的旗杆。
       “咦!!!”
      宫商璟羽也愣住了,这旗杆子牢牢地把人黏住,动不了了。
      “这是怎么回事?!”凰子墨挣扎了好久也没能挣脱,璟羽帮着拉他,结果手险些也被粘住。
      “这……”身为华山弟子的璟羽显然也是首次发现这种情况,束手无策,只好赶紧给诉年发了封传书。
       不一会诉年就到了,身边居然还跟着宫商璟瑶。
       “这怎么回事啊兄弟?”诉年看着狼狈不已的凰子墨。
       “姐姐你怎么来了?”姐控宫商璟羽关心的则是另一回事。
       “办事完了路过华山顺便上来看看,结果就碰到了诉年。”宫商璟瑶向前试着拉了拉凰子墨,又看了看黏住他的旗杆。“咦,这不是……”
        “姐姐发现了什么?”璟羽和诉年都凑过去。
        “子墨呀,你的衣服是不是沾过水啊?”
        “嗯是啊怎么……等等我懂了!”凰子墨突然想到了什么:“快快快拿个暖炉过来救救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宫商璟瑶突然笑了出来:“你是怎么挂上去的?”
       璟羽和诉年一起说:“他自己挂的!”

【孙尚香X小乔】相护

   #OOC慎入   
         “糟糕!”小乔心下一惊,脚下已绽开碎冰,寒气使她寸步难行,余光里只见对面如冰雪般的美人微一勾唇,手中长长的法杖一点,脚下的冰圈已躲闪不及,一层寒冰顺着小腿蔓延至全身。紧接着一串咒语,冰美人把法杖一举飘至空中,霎那间漫天一阵暴风雪打下。小乔禁闭双眼,凛冽的风雪带着刺骨寒气,透过已经冰冷彻骨的坚冰打在她瘦小的身躯上,打的生痛。
        完了,又要回去泉水躺很久了……小乔心想着,血条即将清空。
        清零……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一声娇呼,漫天冰雪悄然停止,覆在身上的坚冰也悄然褪下,她打了个寒战。然后她听到一道熟悉亲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本小姐罩的人你也敢动,活腻了吧?”
        小乔猛地回头,那熟悉的两条高马尾在风中狂舞尽显张扬,那人一身绿色的战裙,勾勒出她姣好的身段。她手上提着一把与她外形不符的重弩,炮口还有几缕细烟未散,她提起来,鼓了腮朝炮口吹了一下。这不是孙尚香还是谁?

文/凰之
        “香香——”小乔冲过去就要扑到她怀里。
        “跟王昭君这类控制型还有高伤大招的法师对线也不知道悠着点,我可不敢保证每次都能及时救下你!”孙尚香看她过来,放下重弩把她扶住,责备着。可是当她一对上小乔那像是含了一汪春水般的大眼睛又禁不住心软,最终还是无奈叹息:“哎,你没了我可怎么办呀!”
        蓦地,脸颊上忽被一柔软湿润的物什一碰,孙尚香猛一抬眼,小乔正弯着眸子对她笑得开怀:“香香才不会离开我呢,是不是?”
       孙尚香只觉得脸上有些烫,随即别过头嘀咕:“谁、谁让你觉得那么绝对的啊……”完了她又转过头来戳着小乔的脑门训斥:“你还在这里干什么!就剩一层血皮了,还不回城等人来收割吗!”
       
         王者峡谷里的英雄都知道,跟小乔对战时一定要多留一份心眼,说不定在什么时候,旁边的草丛就会钻出一个提着重炮的孙尚香,抬手一炮就甩到你脸上。
         没有坦克在场的时候,只要孙尚香在身边,小乔就从来不会害怕。因为每一次遇袭时,提着重炮的孙尚香总会毅然挡在她前面。即使有坦克在场,孙尚香也会认真的照顾着她。撤退时,孙尚香也是义无反顾地给她殿后。
          小乔知道,孙尚香很强,有时爆发一炮可以带走一个同级的脆皮。但是她也清楚,孙尚香并不是无敌的。
         曾经一次两人被敌方追杀,两人跑了大半个峡谷,隐匿,用尽所有力气方法,小乔跌跌撞撞地,总算脱险,但孙尚香早已浑身浴血,奄奄一息。
        “香香!”小乔都要吓哭了,“为什么,其实你丢下我不就好了吗,大不了我回泉水躺段时间啊!”
        “啧,看你这样子……”孙尚香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抬手敲了敲她的头:“谁让你是本小姐的人,丢下你自己跑了,我以后还用在峡谷混吗?回泉水躺……笨蛋小乔,你不会痛吗?”
        “可是香香你也疼……”
       “一点伤而已,哪有那么容易死,本小姐可是射手界一姐!”孙尚香勉力撑起身子,朝呆了的小乔伸出手:“还愣着干什么!扶我回泉水啊!”
      
         小乔也希望有一天她也能像孙尚香保护她一样,把欺负香香的人一扇子抽飞。所以,她要努力练习法术。
        “香香,总有一天小乔也会保护你的!”
        “你先好好练你的法术吧,十个甜蜜恋风空七个……”
        “小乔会努力变强的!”
        “好好好,你只要别死了就行!”
        香香是天神一样强大的存在呢,小乔心想。要保护香香目标还很远,不过没关系,小乔一定会做到的!

文/凰之
(一个题名废失去梦想)
       

皮这几下开心死了,祸害大众,扔下去。

穷狗们的江湖缥缈录(主要人设)

        《穷狗的江湖缥缈录》是我策划了有些日子的一个,算是段子集的东西吧,主要是结义小圈子和帮派里的一些日常趣事,以及一些梗。业余段子手,也许会把段子写成文了也说不定,大家多多包涵。会尽量写的有趣一些的,然而希望结义们看完不要蹲在我上线点我一上去就被套麻袋打得一顿懵……
         以下是主要人物介绍啦~(每个人都是有原型的哦,背景设定是楚留香背景,以角色为主,而不是操作者啦,所以不存在什么游戏外的玩意儿,咳,不知道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哈……)好啦,开始!

人设:凰子墨(原型 @喝特仑苏长大的喻文州 是本人啦)
性别:男
门派:武当
帮派:幽然居
介绍:外冷内热,对着兄弟们是外热内热,穷狗F4的搞事小能手之一,爬高高惹大佬是日常,斗笠蓑衣挖矿砍树,卖药做暗器营生,看到华山就想讨债,连自己兄弟都不放过。“生命不息,讨债不止!带我去齐无悔那里也没用!”“我们不GAY,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人物关系:宫商璟瑶(红颜知己)宫商璟羽(塑料兄弟)诉年(结义)居紫寒(损友)叶纾(朋友)
结义战队:穷狗联盟

人设:宫商璟瑶(原型 @铜炉山戏精学院 - 苏卿瑶
性别:女
门派:云梦
帮派:幽然居
介绍:乖巧温柔,撩天撩地,人格魅力超强,在凰子墨和宫商璟羽作死后负责奶回来的好人。副本里是暴力奶妈,输出之高曾一度让凰子墨心情灰暗。比较单纯,是穷够联盟的团宠,同时是个老司机,爱学资深专家,时速八千公里,比照夜玉狮子还要快,让人望尘莫及。“云梦汤池专业搓澡,来了解一下吧?”
人物关系:凰子墨(男闺蜜)宫商璟羽(妹妹)诉年(老母亲(划)老铁)叶纾(小徒弟)
结义战队:穷狗联盟

人设:宫商璟羽(原型 @潇语梦蘑菇
性别:女
门派:华山
帮派:幽然居
介绍:干脆直爽,华山风范,酷爱各种搞事情,日常冻死在齐师兄脚下。“我们华山这个鬼地方冷死个爹!”钻草丛石缝跑路啥都会,总是坑兄弟,打死不还钱。“我们华山的字典里没有‘还钱’两个字!诶嘿嘿~”口头禅:诶嘿嘿。并成功传染了众人。暗器大师(只会卖那种)
人物关系:宫商璟瑶(姐姐)凰子墨(塑料兄弟)诉年(结义)叶纾(师侄)
结义战队:穷狗联盟

人设:诉年(原型 @颖诉年
性别:女
门派:暗香
帮派:幽然居
介绍:脾气有些暴躁,结义战队里的唯一高手,穷狗联盟总攻,每天带人到风景点修炼打坐不亦乐乎的老妈子(划)日常砍树,导致沙尘暴的罪魁祸首。观光旅行无所不能,提刀打架不让须眉。“虽然我是暗香弟子,但吾义固不杀人,当然,抢我树的另当别论!”
人物关系:宫商璟瑶(老铁)凰子墨、宫商璟羽(结义)叶纾(关系好像不怎么简单……??)
结义战队:穷狗联盟

性格啊之类的都是有根据和日常的,所以可能真的会被结义打死了……私心打标签,写段子纯属开心,感兴趣的可以盯着,会打TAG“穷狗联盟”的,感谢看完的你们!不定时更新。
(最后要是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找我们玩啊,我们在声声慢—佳期如梦服那里,ID跟上述一样,作死小能手宫商璟羽和凰子墨教你花式搞事作死残废,诶嘿嘿~)
一些出现的但是未做介绍的人后期出场会另作介绍的!

好久不写文,感觉自己会废掉,坑多到不行,一个都不想填,无心无力,大概是真的不行了